1. 当前位置:
  2. 首页
  3. 援疆抒怀
  4. 详情

布伦口的灯光

日期:2019-07-07 17:28:48
文章来源:新疆日报
浏览量:
【字体:

忽如一夜春风来。是谁在荒原上营造出了如此盛大惊艳的灯海,让布伦口乡夜晚的灯光,铺展在风雪高原上,璀璨绚丽?!

□李晓林

零点了,朋友突然接到电话说有急事,要连夜赶往喀什。于是,我们一行人披着浓重的高原夜色从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县城出发前往喀什。

“停车休息一下吧!”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置上的朋友似乎看出驾驶员累了。我下车后,发现宽阔的公路边上有一个如同城市公交站般的亭棚,非常大气亮丽,下边还有一排供人歇息的铁凳子,亭子的上方有一盏路灯,如同高悬在天空中的月亮,照亮周边。回望另一边,却是一片璀璨灯海,斑斓得令人目炫,近处公路边,是泛着白光的湖水。

此情此景令我惊愕,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这是在哪里啊,自己在帕米尔高原上,怎么说也生活有十多年了,来来往往在此条路上走过无数次,哪个地段有转弯,哪个路边有村庄,闭着眼睛都知道。今天,骤然间无法从记忆深处找到此处的丝缕印象,甚至连方向也辨不清了。我向四周瞭望,尽力寻找熟悉的标记,突然,巍峨的公格尔雪峰腾跃在了我的视线中,再看周边,方才惊醒,这里应该是阿克陶县的布伦口乡啊!

仔细眺望,熟悉的山水轮廓尽收眼底,对面往昔一片荒凉的戈壁滩上,却是灯光闪耀,这应该是现在牧民群众的生活区了。一条指路灯带直通到布伦口乡政府,轻轻刮来的夜风吹拂着闪烁的灯光,与洁白的雪峰相辉映,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的网络,将附近的山川映照得明亮如昼、神奇梦幻,俨然是坐落在帕米尔高原上的不夜城。更远处的雪山,在灯光的反衬下看上去朦胧巍峨,仿佛罩上了一件美轮美奂的衣装。

“这里的夜景太美了!有雪山,有湖水,还有绚丽如虹的灯光。你看,天上皎洁的月亮都在这里失去了光泽。”同行的朋友仰望天空后感慨地说,其他人纷纷取出相机拍下了高原上的美丽夜景。

坐回车上,我的心情激动难抑。

往事如昨。第一次到布伦口乡的情形历历在目……

■初识布伦口

那是1986年夏季的一天,也是途经布伦口乡。我所乘坐的汽车从布伦口大桥往东一拐,走了10多分钟就到了乡政府所在地。站在布伦口,抬头望向四周,周围都是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雪峰,最显眼的是耸立着的公格尔峰,高大威严。布伦口位于两沟夹一山的沟口平台处,海拔近4000米,有乡政府等行政机构。这里四季寒风不断,有人将这里称为“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东北边有一条流动的雪水湖,叫布伦库勒湖,布伦口就是因此湖而得名。

土块垒成的平房静静地卧在戈壁滩上,或大或小,横七竖八地排列着。靠近乡政府所在地附近有个商店,里面卖的东西大都是牧民日常生活用品,食盐、茶叶、蜡烛一类居多。房子的外表都是统一的土色,浑黄粗糙,低矮简陋。

我们到来时恰逢夏季,牧民大都到山里放牧,走在村里,颇有些清寂。太阳落山后,袅袅炊烟从零星的低矮房屋中升腾,寒风将它吹得歪歪斜斜。夜晚,洁白的雪山折射出微弱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山村。此时,狂风吹得猛烈,时而呜呜地吼叫,时而撕心裂肺般地鬼哭狼嚎,令人惊悚。牧民平房小小的窗户里则放射出星星般的烛光,给雕刻着岁月风霜的高原村庄增添了一种温暖与生气。

走访了几户牧民,感觉布伦口乡的牧民生活还是十分贫困的,有一次我们顺路来到了一个牧民家里休息。

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妻,夏季来这里放牧,秋冬季回乡里过冬。

看到我们到来,两人脸上荡漾着笑意。我沿着用石头垒成的、看上去很简陋的平房周围走走看看,发现门前除了冷峻的雪山外,不远处的草滩上还拴着四五只羊,远看像是漂泊在戈壁雪山中的细碎白云,把这荒凉的高原点缀得充满无限生机。羊儿看见我们走近,惊慌地抬着头看,我们似乎能听得到羊儿粗重的呼吸声。

主人热情地让我们进入房内落座,之后又是忙着烧水沏茶,又是拿出珍藏的酸奶疙瘩,真诚地招待我们。趁着主人忙碌之时,我细细观察着这间平房:牧民的家当实在太少了,一个炉子,几床被子,一个茶壶,一口铝锅,还有几只小碗。走时,我们把随身带的食品和药品,毫无保留地送给了这户长年生活在雪山里的牧民。

一晃几年过去了,再去布伦口乡,这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通往乡政府所在地的路变成了宽阔的沥青路面,不少新盖的平房拔地而起,个别富裕起来的牧民还盖起了砖瓦房。更令人欣喜的是,夜晚的布伦口乡不再是漆黑一片,乡政府里的柴油发电机轰鸣起来了,每天晚上可以送电到零点,劳累一天的牧民可以坐在家里喝着茶看电视,冷寂的高原山村有了生机与活力,有了像样点的文化娱乐生活了。

之后的岁月里,我也偶尔去帕米尔高原。每次,当我乘车从公格尔峰脚下的公路上驶过时,都要透过车窗眺望对面布伦口乡被风雪侵蚀后褪了明丽色彩的平房,留下的是一缕温馨悠长的遐想。

■重返布伦口

忽如一夜春风来。是谁在荒原上营造出了如此盛大惊艳的灯海,让布伦口乡夜晚的灯光,铺展在风雪高原上,璀璨绚丽?!

原来是援疆人的一双手,是援疆人的使命情怀使布伦口变了模样。

近几年,援疆干部心系牧民,上高原、爬雪山,搞调研、选地址、投巨资,专门在布伦口乡附近的戈壁滩上修建了450多套白墙红顶的新房,实现了通水、通电、通路,配备完善了文化、教育、医疗、娱乐等基础设施,从此,世世代代奔波于雪山戈壁的柯尔克孜族牧民,终于在高原上有了一个舒适、宽敞、明亮的家了。

6月中旬,喀什正是炎热的时节,我驱车来到地处高原的布伦口乡,因是旧地重游,心里涌起一种亲切感。

远处,雪峰白雪皑皑。近处,白沙湖沙雪浩渺,苍穹浑然,一切仿佛是大自然独具匠心的杰作。

蓝天白云下,一幢幢白墙红顶的崭新房子在雪山映衬下显得非常别致,引人注目,仿佛是某个大城市的商住新区,老远便能看到。

来到布伦口乡江西村,车一停稳,听到汽车声响的牧民纷纷从家里走出,虽然不认识我们,但牧民们个个笑脸相迎。五位年龄不同的男性十分热情,主动走在前面与我们一一握手,算是打了招呼,几位妇女、小孩则满面笑容地站在一边看着我们。

此时,布伦口的凉风徐徐拂着我的脸,吹着我的发。我久久凝视着这里的一切,文化广场、健身活动器械和亮丽的房子等一一映入我的眼帘。细看,一些房子墙上贴着充满正能量的民族传统故事宣传画。最耀眼的是这里的路灯,新颖别致。一位头戴毡帽的老者对我说,他叫阿斯亚,过去住的都是石头砌的低矮潮湿的房子,居住很分散,村里的牧民一年见不了几次面。现在好了,看病方便了,村里有了医疗室。大家住在一起,邻里间走动起来也很方便。村里通了水、电,还盖起了幼儿园和小学,孩子们上学再也不用经风受冻跑远路了,山下城市人能享受到的现代生活,我们生活在高原雪山上的牧民也能享受到。老者停顿了一会儿笑笑说,现在的生活,总感觉像在做梦,以前不敢想的、没见过的,现在都变成了现实。

正说着,又来了一位年轻人,也向我们滔滔不绝地讲起布伦口的变化。他说,电信塔就在旁边,这里手机随意打,上网也不成问题,信号强着呢!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声音此起彼伏,压过了吼叫的风声,生怕自己讲的话我们听不到。老者还拉着我的手让去他家看看——客厅很大,铺的地毯看上去也很上档次,卧室里盖的被子崭新,垒得很高,厨房里有电压面机、烤箱等,家中的摆设与我记忆中的牧民家相比已发生了巨大变化。老者热情地让我落座,边倒茶边说,现在什么也不缺。他已63岁了,只希望自己多活几年。说完,自己也笑起来。

不知不觉,待了三四个小时。此时,天空渐暗,村里栋栋房子窗口闪耀着明亮的灯光,像一只只不知疲倦的眼睛,房中还不时传出欢声笑语。璀璨的灯光,洒落在戈壁上,温柔地勾画出山村的清晰轮廓,感觉像在梦幻中行走。

布伦口的灯光,在高原的夜色中,打开了这个帕米尔高原村庄的新时代。